哈尔滨新闻网移动版

主页 > 百姓声音 >

法官为了执行干预司法的命令具有了“穿越时空

  这是发生在威海的一个真实的故事,当事人刘先生因为一起借贷纠纷,在山东省威海市经区法院获得了(2013)威经技区民初字第149号的生效判决,没想到在申请执行的过程中各路人马纷纷登场,各显神通,上演了一出出“权大于法”的“好戏”。
  程军是这个案子的执行法官,作为执行法官她本应依法维护申请执行人刘先生的合法权益。但是在这个案子的执行过程中,她维护的却不是刘先生的合法权益,在2014年,她为了执行上级领导的旨意,满足案外人的非法要求,就编导了一出“好戏”,把2014年即将进行的拍卖给停止掉了;在2015年,她又为了执行威海市经区崮山镇政府和经区政法委干预办案的要求,她具有了“穿越时空”的本领,从2015年“穿越”到2016年,以2016年发生的事情作依据,把即将进行的2015年的拍卖给停止掉了。
  各位看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且听我一一叙说:
  在案子的执行过程中,2013年案外人到威海经区法院提出执行异议,法院开庭审理认为此异议不成立,下达了(2013)威经技区执异字第6-1号裁定书将其异议驳回,后该裁定书生效。稍有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一个生效的裁定,若非经法定程序将其推翻,在法律上对任何人都具有绝对的遵守和服从的效力,而威海市中级法院原执行二庭的庭长孙文强却以“对生效裁定的意见有分歧”为借口,来对抗生效裁定的法律效力,从而赋予自己超出法律之外的特权,在未经任何法定程序去推翻它的情况下,就擅自打电话给威海经区法院执行局要求“慎重处理”,从而达到将拍卖停止的目的。
  朋友们,如果上级法院对下级法院的每一个生效裁定或者判决,在没经法定程序撤销之前,都可以无视其法律效力,随便以对其“有分歧”为借口,对案件的执行实施干预的话,那么我们百姓付出许多心血和精力才赢来的生效判决或裁定都可被其轻易地否定,都将成为废纸一张,都会失去其法律意义;如此一来一切案件的执行都可被其随意地操控,最终将导致权利凌驾于法律之上,百姓的合法权益遭受侵害。
  而执行法官程军,为了执行孙文强的旨意,在明知案外人的异议已被驳回,其无权再提异议的情况下,将本应通过法院立案程序才能受理的案外人的异议私自受理,并据此编造了“案外人向本院提出执行异议”的理由,非法制造了一份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裁定书,将拍卖停止。书记员于永鑫又在送达回证上冒充刘先生签字,制造了此裁定书已经送达给刘先生的假象。他们编导了这样一出好戏,用如此荒唐的违法行为执行了孙文强的旨意,满足了案外人将拍卖停止的非法要求,却侵害了刘先生的合法权益。
  2015年3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认真贯彻执行。
  有的朋友会说,国家如此重视领导干部干预司法的问题,应该不会再出现干预司法的情况了吧。不幸的是,亲爱的朋友们,你们被生生地打脸了,为什么呢,因为虽然这个规定已经出台,但是对于某些领导干部来说,那就是一张根本没有约束力的废纸。在规定出台之后,在2015年12月17日即将拍卖之前,威海经区崮山镇政府公然实施干预行为,给经区法院发了一封公函要求停止拍卖。镇政府在公函里三次强调了被执行人欠其土地出让金,可是该土地出让金已由国土部门代国家征收了,而公函中所说的土地出让金实际是被执行人与崮山镇政府签订的一份并无法律效力的《投资协议书》中的违约金。
  对于崮山镇政府干预司法的这个行为,依照规定经区政法委负有向上级报告其干预行为的职责。但是人家经区政法委的孙茂钦副书记曾经当过崮山镇的镇长,人家“权大于法”,不仅不把中央的规定当做一回事,还帮助崮山镇政府实施干预行为,崮山镇政府刚发公函要求法院停止拍卖,孙书记就马上召集法院、崮山镇政府等部门开会,要求法院停止拍卖。
  而执行法官程军,为了执行崮山镇政府和经区政法委停止拍卖的要求,就以被执行人“进入破产程序”为由,又一次在没有给刘先生送达任何裁定书的情况下,于2015年12月17日,将拍卖再次停止。然而拍卖被停时,被执行人并没有进入破产程序,在拍卖被停止以后的2016年1月27日,经区法院才受理了他人对被执行人提出的破产申请,可以说执行法官程军是穿越了时空,穿越到2016年,得知了法院会受理他人对被执行人提出的破产申请,提前将其做为理由将拍卖停止的,否则无法对其荒唐的违法行为做出合理的解释。
  能知道将来要发生什么事情,并提前把将来发生的事情当做今天停止拍卖的理由。这种具有超能力的、超越法律之上的法官应该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吧!
  执行法官本应秉公守法,依法维护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可是刘先生的案子,法官的做法则完全相反,她为了执行上级法院领导干部干预司法的命令、为了执行崮山镇政府和经区政法委干预司法的命令,不惜执法犯法,置申请执行人的合法利益于不顾,屡次做出大胆而又离奇的违法行为,致使刘先生的案子拖到现在还没有被执结,现在法院已经受理了他人对被执行人提出的破产申请,在这种情况下,此案想要得以执行,恐怕已经希望渺茫,刘先生为打官司而付出的诸多精力和财力必将付诸东流。最高法民二庭负责人在就《破产法司法解释二》答记者问时曾明确表示“破产程序启动前,债权人就债务人财产获得清偿,贯彻的是先来先得的原则”,可惜刘先生这个“先来者”,由于执法者们利用手中的权力一再任性地违法,已经失去了“先得”的权力。
  事后刘先生屡次到执行法院上访,给省高院甚至最高人民法院写信,甚至在中央政法委要求最高人民法院督办的情况下,依旧都没有结果。如今这些不奉法者不但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惩罚,而且还毫无悔意,用各种荒唐的言论为其违法行为开脱。
  “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如果代表国家执法的人都不能守法,都不能因不守法而受到惩罚,那么百姓怎能没有怨言,国家怎能强大?在席一再要求依法治国的今天,只有使这些“权大于法”的不奉法者们受到应有的惩罚,才能真正实现依法治国,国家才能强大、长治久安。
  依法治国关乎着我们每个人的切身利益,所以请正义之士用你们的正义之手将这篇文章转发出去,让我们用舆论的力量来监督和惩罚这些不奉法者吧!


(责任编辑:哈尔滨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