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新闻网移动版

主页 > 百姓声音 >

誓把牢底坐穿,,莫有后来人

  “司法公正”是草民可望而不可及的,海市蜃楼般的幻境,不要看呼和格日案平反昭雪,杭州张高平叔侄得到清白,他们在有人承认杀人和证据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家属、检察官经多年上访、上诉,内部高参多次报道的情况下,才在亿万群众的关注下给予了“司法公正”,“司法公正”不是你我草民垂手可得的,聂树斌案有人承认杀人,可公检法却“疑罪从无”。对其有利就“疑罪从无”,对其没利就“无罪从有”。我就是“无罪从有”而被判八个月牢狱生活的人。要知经过还要慢慢道来:

  “无罪从有”是这样的:公安、检察院的公诉材料、案卷里明显无法证明徐子成的眉骨为我所伤,公安笔录、诊断证明、伤鉴是伪造、篡改、个人私自添加、违反法规程序所得,不能相互佐证,还自相矛盾,我们发现后,公安、医生还都承认自己的违法事实,我提出重新鉴定。原做伤检的病例、CT片,去市专家鉴定中心、北京军区医院还都有的,却莫名其妙的被公检法销毁了。

  这样离奇的一个案件,以后就更离奇了。法院无法按卷宗的证据证明我有罪,却让我的律师、朋友劝说我认罪,后来法官、庭长也出面劝说、诱导,让我认罪并明确表示:只要听他们的把罪认下,钱不用我拿,他们替我出,对我既不定罪也不处罚,如不认罪,法,可在他们手里,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让我坐牢就是几个字的事,易如反掌,不要让他们为难,徐子成托的门子是二中院的姚院长,认下是我唯一的出路。事后当事人徐子成也传出同样说法。

  我入狱后,在第二看守所二中院法官两次来对我进行劝说:领导有话,认了马上出狱。

  服刑期满出狱后,我经过上诉发回再审、发回重审,再上诉,二审、申诉、上诉所经法官都认真审检,我提出重新鉴定,到津南分局来提取病例、CT片多次,公安不能提供。二分检闫检察官也认真阅卷,开庭时说:证据自相矛盾,有瑕疵。法官也想给我“司法公正”,可最后无一不是无奈不平的对我说:他们惹不起姚奎燕院长,姚院让他们维持原判——你上诉去吧,他们都看不公,可是他们也没办法。

  法官对我的案子司法解释说:证据有瑕疵,可是公安不可能做出这么假的事来,死刑可“疑罪从无”,你这么小的事却“无罪从有”。

  让我把牢底坐穿吧,我知道我不可能改变中国的司法现状,却也不可能被他改变、同流合污。我高声的呐喊就是让他们知道:草民不是奴隶。——还我司法公正。

  是什么力量让我多年如一日的来对此案上访上诉,是正义的力量,我相信司法的公正,也许来得晚点,可他必然会来的。

  因为这是观音菩萨给我的精神支持。09年在云南瑞丽观音寺,观音像前跪30分钟,摇出一签,靈签是这样的

  请各位领导检明真相,让我得到一个中国草民因该得到的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的司法公正。

  让我把牢底坐穿吧!!!愿我是坐冤狱的最后一人!!!

  誓把牢底坐穿 莫有后来人

  ——草民杨全胜 (责任编辑:哈尔滨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