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新闻网移动版

主页 > 百姓声音 >

毁我教者乃穿我衣人-------------假和尚漂白记

  2015年我在论坛发了一篇名为“高僧? 骗子? 邪教?--沈阳假僧人敛财致老人死亡”的贴子贴子中我描述了我父亲被假僧人迫害致死的经过就在2016年年末沈阳市大东公安分局对假僧人贾某以涉嫌诈骗正式对其立案调查.今天我来说说在公安机关在对贾某立案调查后发生的让人不可理解大跌眼镜的事.

  公安机关在对贾某立案前先去了辽宁省宗教事务局拿出贾某的戒牒让省宗局鉴定真伪以便决定是否对其立案.省宗局鉴定的结果是贾某的戒牒为假原因是1真戒牒上的钢印应该是中国佛协印而贾某戒牒上是辽宁佛协印.2贾某的戒牒沒有在省宗局备案辽宁僧人受戒后应由辽宁佛协报辽宁省宗教事务局备案完成备案后才会对受戒僧人发给戒牒大家可以百度下“汉传佛教教职人员资格认定办法”当中的第六条写的很明白.而省宗局拿贾某戒牒当中的“法名和戒牒序列号”在辽宁省受戒僧人备案中根本查不到.3贾某戒牒当中写明其2007年在辽宁丹东某寺出家省宗局求证丹东某寺得到答复寺內无此人.4中国佛协对受戒僧人年龄有严格的限制贾某已超出此限制不可能受戒.

  还有一些是公安机关对贾某个人信息的一些调查也侧面反映了贾某假僧人的身份如:1贾某说2007年在辽宁丹东某寺出家至今可贾某在民政局的个人信息显示2007-2014年一直是婚姻状态其所说的2007年在辽宁丹东某寺出家就是个笑话.2贾某2004-2014年期间出国几十次(还真有钱)哪的寺庙也不能允许僧人无故离寺还有一些我就不一一列举了.综上所述贾某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因此辽宁省宗教事务局向公安机关出具了贾某为假僧人的证明才料随后公安机关正式对贾某立案调查并给我下达了立案告知书.

  就在公安机关再次传唤贾某時贾某向公安机关出示了由沈阳市向阳寺住持“释觉海”(此人是辽宁佛协和沈阳佛协双料副会长)为其申办的“佛教教职人员证”.剧情突然反转假和尚被人成功洗白了!

  随后我和办案民警来到沈阳佛协询问原由(在2017年年初时办案民警大东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民警沈阳佛协沈阳宗教事务局沈阳浑南区宗教事务局曾经因贾某诈骗案一事开过碰头会.会上对贾某的僧人身份为假一事各方表示认可)而我更向沈阳佛协提出撤销贾某的“佛教教职人员证”因为申办“佛教教职人员证”有二个重要条件1戒牒必须为真这个已被省宗局给否啦.2在戒牒必须为真的前提下由僧人所在的寺庙为其申办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的“释觉海”大会长认为贾某的戒牒是真的话也应該由贾某的戒牒上所说的辽宁丹东某寺为其申办.而不是由他来为贾某申办.“吃相”也太难看点了吧明摆着暗箱操作给贾某漂白假僧人身份.可沈阳佛协回答很让人失望“找中国佛协也行辽宁佛协也行我们管不了这事”.

  办案民警曾向沈阳佛协询问“申办贾某的“佛教教职人员证”我们佛协不应该审查下吗?”沈阳佛协的理事长义尖法师说了句大实话“他(释觉海)在我们这兼着副会长他报上来的人我们怎么查?”看来官僚作风在哪都存在啊..........

  我和办案民警又来到了辽宁佛协并说明了来意省佛协的答复是就算是撤销贾某的“佛教教职人员证”也得由沈阳佛协或向阳寺往上报省佛协才有可能撤销隨后办案民警给我们“释觉海”大会长打去电话说明申办贾某的“佛教教职人员证”中的不实之处并告之弄虚作假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我们这位拿省宗局出具的证明才料当废纸的佛协副会長回答依旧霸气无比“...你还有我懂嗎?....有责任我负........

  在省,市两级佛协商量无果后我来到辽宁省宗教事务局把发生的事跟省宗局的工作人员说明省宗局的工作人员表态“释觉海把不是向阳寺僧人的贾某为其申办“佛教教职人员证”本身就是违法行为更何况省宗局已对公安机关开具贾某为假僧人的证明才料.但是撤销贾某的“佛教教职人员证”需要一定程序你去找沈阳宗教事务局让他们上报省宗局再批.

  在沈阳宗教事务局我把来意跟市宗局一处(负责佛道的部门)处长说明一处处长态度极其恶劣以各种理由搪塞推脱.他竟然能说出省宗局对公安机关开具贾某为假僧人的证明才料和市宗局沒关係的话......就这样反反复复几个月的時间我去市宗局N次也沒得到解决.

  其間我也找到市宗局党委书记和沈阳统战部希望能夠帮助协调此事但最后也是无疾而终这使我清醒的认知到我再跑10年事情也得不到解决........


  就在一个月前我把辽宁省宗教事务局和沈阳宗教事务局告上法庭要求他们责令省,市两级佛协分别撤销犯罪嫌疑人贾某和为其申办“佛教教职人员证”的省,市两级佛协副会长“释觉海”等两人的宗教教职人员资格沈阳市的和平和沈河两区法院也分别受理了这2起行政诉讼案件.我也由衷的希望法院能公平公正的审理.

  看到这大家也许会有许多疑问犯罪嫌疑人贾某究竟用什么方法能使省,市两级佛协副会长一个沈阳百年古寺的住持在明知公安机关对其立案调查还弄虚作假违法洗白假僧人身份.企图逃避法律制裁?而辽宁省宗教事务局和沈阳宗教事务局到底是谁沒有履行自己的行政职责人为的给公安机关办案制造障碍?我想各位网友多少心里已经有了一些答案.


  因为贾某的僧人身份人为的由“黑”变“白”至使公安机关对其的调查工作已经停滯了7个月之久如果公安机关沒有及時的调查取证以至不能及時或不能侦破案件那这个责任又应该谁来承担呢?

  宗教界人士应该积极引导国民和信教群众爱国爱教自觉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国家宗教事务总局局长王作安在“国法与教规关系”研讨会上的一段发言就充分指明了这一点他强调“....正确把握国法与教规关系必须牢固树立法律至上的观念维护国法的权威对法律怀有敬畏之心牢记法律红线不可触碰....王局长口中的那条“红线”正被某些宗教界人视若无睹无情践踏.

  新的《宗教事务条例》会在2018年2月1日起施行可是大家的想过这样一个问题沒有再键全细致的法律如果大家都不认真严格的遵守而监督管理部门又不认真严格履行自己的行政职责再好的法律也只是形同虚设.

  我和办案民警闲聊時办案民警曾和我开玩笑说“你父亲的案子够曲折的你可以写本小说啦”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小说而且更愿意自己喜欢的小说有个圆满的结局.如正义得到伸张坏人会得到严惩我也不例外我坚信法律是公正的

  曾庆伟.2017.12.2(13252888276)

  (可以找沈阳市大东公安分局刑警3中队陈沫核实)


(责任编辑:哈尔滨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