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新闻网移动版

主页 > 百姓声音 >

黑龙江再次出现毛振华事件,投资人含冤入狱

  

  2018新年伊始,亚布力投资商毛振华视频雪地喊冤黑龙江投资环境令投诉人百感交集、感慨万端,汇聚成血泪一样,控诉94年江苏省徐州市白云防腐安装工程公司第六工程处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投资到今天的悲惨

  招商引资

  1992年10月党十四大召开,为我国经济发展确定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黑龙江省委省政府在全省实施50个农贸市场建设。93年3月,牡丹江市政府制定了招商引资的优惠政策,开辟江南经济开发区,建设农贸市场的任务由郊区政府领导,镇政府落实,相关规划、土地部门许可兴隆镇政府申请中乜河村2万平方集体土地建设,因规划临建5年批文,镇政府不想投建,招商当地企业单位无人问津,便推给村委会落实,村委会办个企业三年就黄了还欠银行几百万,没钱不说,压根就不想建什么市场,但上级部署就是政治任务,必须建,那就招商引资,愿者上钩。

  94年3月,中乜河村委会隐瞒着临建批文,招引徐州市白云防腐安装工程公司第六工程处【简称徐州六处】签约农贸市场合同,约定村委会2万平方土地,由徐州六处组织投建施工,待市场竣工后另行协议分配市场70%产权归属徐州六处,相关批件由村委会办理,如市场用地征用,地上附着物归属徐州六处。合同签订后徐州六处组织多方参与施建,分享权益,于95年7月竣工。徐州六处负责人吴昌华自94年9月有病到95年5月去世,基于投诉人合伙关系接替工作。

  市场竣工后,郊区工商局为市场招引浙江义乌小百货商启动,村委会向投诉人提出待市场统一开业后再分配产权办手续。1996年8月村委会根据市场合同主体权利是徐州六处,提出与投诉人代表的徐州六处签约协议,一份投诉人承担市场工程前半段的债务债权,一份由徐州六处承担市场工程后半段债务债权。

  97年郊区政府撤销,兴隆镇由东安区管辖,市场也未能启动。98年东安区将市内占道露天家具市场迁入农贸市场开业,与村委会等收取租金。村委会工作人员图谋不轨,私刻徐州六处公章转嫁是已死亡的吴昌华刻的伪造了终止合同,要挟投诉人,拖延履约。99年9月投诉人以徐州六处负责人身份与徐州市防腐蚀科学研究所【简称科研所。94年徐州六处挂靠在该所】法人企业签约,约定徐州六处在市场的合同权利由科研所主张。2000年8月科研所起诉村委会,法院判决村委会履行合同。判决下发适逢市场占用地2001年9月征为国有并出让与浙江省温州某企业开发公司为商品房建设用地,村委会取得了土地补偿款,市场房屋处于待拆迁状态。鉴于土地征用履行农贸市场合同已不能,村委会即向代理科研所诉讼的投诉人提出和解条件,即撤销一审判决,双方签约长久合作。判决生效后的40天村委会也能上诉,省法院判决认定94年3月农贸市场合同约定产权涉及村集体土地未国有登记而无效,撤销了一审判决。省判决对合同无效涉及投入问题没有说法,既不发回重审也不再审,主要是村委会又在拖延,科研所则提起申请再审。期间,村委会与科研所、徐州六处于2003年1月1日签订农贸市场【现家具】协议书,约定市场房屋征用征收、动拆迁的补偿安置权益归属科研所,约定本协议是双方诉讼一案最终结果后的市场约定。同年10月科研所、徐州六处与投诉人签约,即,2003年1月1日农贸市场【现家具】协议书的权利转让与投诉人。2003年10月省法院又撤销了原一、二审判决发回再审。再审认定农贸市场合同无效,判决村委会返还投资款,村委会对判决合同无效又不服,上诉,省法院维持。2015年村委会与科研所、徐州六处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变更法院判决给付投资款的义务。履行2003年1月1日签约的农贸市场【现家具】协议书,2005年7月村委会与投诉人签协议,双方合作30年。至此,徐州六处投诉人历经10年,定纷止争,市场权利义务明确。

  基于2003年10月18日科研所与投诉人转让合同,投诉人工商注册登记为牡丹江市南岗家具市场。2006年4月取得营业执照,占有市场、依法经营。

  违法拆迁责任、相互推拖

  2006年市党政机关决定南迁建办公大楼,房地产立马升值6---8倍,开发区管委会某些官员受利益驱使,为当地牡市某开发公司考虑黄金地段开发建设,盯上了已出让的距离党政办公大楼200米处属于温州开发公司待拆迁开发的南岗家具市场占用地,欲强行变更给某公司,为抢得先筹无视城市规划区内国有土地上拆迁应当依法办理拆迁许可证的法律规定,暗箱操作,指令没有拆迁资格的村委会及社会恶势力几十人强行拆除市场,投诉人打110,警察到现场管不住,数天内市场6760平方房屋灭失,投诉人则停业。牡市某开发公司清理现场占上用地,待开发区官员把土地过户。鉴于开发区背后指令拆迁,投诉人找到开发区,得到了口头答复,市场拆除凭什么找开发区,让找拆迁办。到拆迁办,答复是未取得拆迁许可证的拆迁行为,不归拆迁办管,让找公安局。找公安局称不管拆迁的事。那就到东安区信访部门,信访负责人答复还是找开发区。找开发区,主任答复市场拆除与开发区无关。走了一圈,投诉人找到温州开发公司,温州称没有拆除市场,土地坚决不答应给某公司,还是温州公司开发。投诉人到市信访办诉求,等了几个月没信,这几圈诉求下来,一年多了。

  2008年8月4号奥运会召开之际,投诉人基于牡丹江市政府征用土地权利人,依法承担补偿安置的法定义务,到省信访局诉求,省开函回到市信访办,市信访办又让到开发区。到开发区又口头答复市场拆除是村委会擅自行为,应起诉村委会,和开发区没关系,并于2008年8月27日出具开发区红头文件答复,市场拆除与开发区无关,应走法律途径解决。近两年的诉访结局-------起诉村委会。

  民事、行政诉讼跌宕起伏

  2008年8月起诉到东安区法院,2009年10月开庭证据交换中,村委出具了开发区给东安法院的2009年6月证明和2006年8月【拆迁通知】,意在证明市场拆迁是开发区指令村委会实施。开发区和投诉人兜了两年时间,出具一份书面答复没有关系,出具了指令拆迁证明有关系了。楼主持该些证明到开发区核实,不否认。据此,投诉人于2010年7月提起行政诉讼确认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的申请国家赔偿。牡中院指令爱民区法院审理。2010年10月15日民事判决认定投诉人关于被拆市场的补偿安置权益应向行政机关主张。爱民法院也在2010年10月15日作出行政裁定书,以投诉人行政诉讼过2个月期限为由驳回起诉。投诉人上诉,中院撤销原裁定发回重审,爱民法院又过2年期限的荒唐理由驳回,再上诉,2012年6月驳回。2009投诉人诉村委会一案,村委会对民事判决赔偿投诉人部分停业损失不服,上诉、申请再审均驳回。几年下来投诉人马不停蹄、跋涉在诉求 路途中。

  政府干预、推诿扯皮

  民事诉求补偿安置认定行政诉讼,行政诉讼过起诉期限驳回,诉讼之路已设卡关门。自投诉人2009年11月持开发区拆迁证明到省信访局诉求补偿安置,回到市信访办无音信。 2011年5月东安区以会议纪要的方式决定温州开发公司【该公司与投诉人意向约定拆6760平方房屋按拆一还一安置,先安置5000平方待楼盘竣工交付,剩余房产面积按每平方12000元补偿】,将被拆市场6760平方房屋定价2500万元补偿给了村委会分发给村民,并向温州开发公司保证一旦投诉人起诉温州有政府担保没事,温州安置5000平房屋意向协议和补偿款也就流产了。为此,2012年7月进京上访,国家信访局出函到省信访局,省开函回市信访办,市信访办答复到东安区,投诉人说,告市政府解决问题,东安区能解决吗?信访办答复,市信访办属市政府儿子,解决不了爹的事,楼主说,东安区是孙子更解决不了爷爷的事了,信访办答复,让你去就去。投诉人到东安区把爷爷、爹、儿子的故事叙道了一遍,孙子说,再给你找个重孙子解决,投诉人又到兴隆镇政府,重孙子说,更没办法了,还得打官司吧…….

  东安区成立专案组构陷投诉人

  无奈民事、行政诉讼均设卡关门,因投诉人进京上访影响东安区,便成立春雷一号行动专案组,意在根除投诉人受让的家具市场合同权利,推翻民事判决认定行政机关承担补偿安置的民事判决书,彻底否定投诉人是徐州六处负责人的身份,由政法委书记牵头参与公安机关罗织投诉人罪名证据,再立案侦查,协调检察院、法院务必统一指控判决定罪,指使村委会出40万元办案经费,指使村民及市场相关人做不利于投诉人的公安机关证言笔录,做原村长张玉恒工作,配合专案组做假证,并由镇政府担保村委会每月给500元到终身,指使村委会报案,如同美国以伊拉克有大规模化学性杀人武器为由推翻萨达姆的办法,让村主任以听说投诉人私刻徐州六处公章签合同为由报案受理。2013年1月19号投诉人再到国家信访局诉求被拆市场补偿安置,惹恼市委贪腐书记张晶川。2013年3月3号公安局把74岁的徐州科研所法定代表人曹广忠抓到牡丹江取保候审,做构陷投诉人的假笔录,否则就刑拘批捕,当晚把投诉人抓到公安局后半夜送到看守所,以涉嫌诈骗刑拘,当办案人在投诉人家搜查的公章没有假,在无人报案也没有立案的情形下,3月8号遂转换妨害作证批捕。公检法联合办案,尽隐匿证据,歪曲、捏造事实,将94---98年证明投诉人是徐州六处负责人的证据材料,且在2000年2月开庭的牡【2000】民初字第1号民事裁定书卷中存在的数份证据,明目张胆地指控、判决认定是投诉人2000年8月去徐州伪造负责人身份;搜走证明投诉人是负责人的徐州六处公章却不采纳,证明材料签字人笔迹经法院找的鉴定部门鉴定真实也不采纳,更可恶的是西安法院96年以投诉人是徐州六处负责人而执行扣押的投诉人个人尼桑面包车,也落井下石给公安机关出具没有执行一案的假证明。尤其徐州市工商局出具的证明在民事判决案根本不存在,公检法办案人员疯了似地认定投诉人出具了,致使徐州科研所取得了诉讼资格构成妨害作证罪。于2015年11月判投诉人服刑4年,2017年3月3号出狱,圆满完成改造任务。
  贪腐书记张晶川毒素还在发酵

  市委书记张晶川已批捕,但流毒未清净,阴魂还在散,推诿扯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官僚作风,令人头疼。投诉人出狱后即举报参与公检法办理投诉人案件的人员,采用卑鄙三滥的手段,如公安局办案人员隐瞒卷宗,公安办案人员冒充东安区检察院工作人员 做假时间的数份提审讯问笔录,伪造30分钟不可能完成的11页证人笔录,威胁曹光忠签字,笔录居然还记载着办案人嘱咐曹广忠到检察院和法院作证要和公安机关说的一样;东安法院邢庭长王洋和院长林忠民删改出庭证人对投诉人有利的笔录;爱民法院剽窃学术论文当庭长的张颖和牡中院庭长杨柏龄拒绝为投诉人作证的证人出庭,投诉人40多份合法有效的铁证一份也不采纳,公诉方提交的混淆是非的证据全信的枉法裁判行为,相关部门不为所动。

  投诉人出狱给科研所法定代表人、78岁的曹广忠打电话,曹哀求投诉人别提牡丹江,2006年来牡丹江洗把澡发了一万元,2013年抓到牡丹江取保候审交罚款,公安局扣押的科研所公章都不敢要了,再到牡丹江就死了应验了一旦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心态。关于西安法院给公安机关出具证明否认执行投诉人车辆财产案。为此,投诉人向牡中院提起赔偿诉求,则由西安法院审理裁判。庭审中西安法院面对执行裁定扣押令也只能承认执行案了,但20多年过时效期为由裁定驳回。上诉牡中院,则撤销西安法院驳回的裁定,也驳回投诉人的请求,一场官司清零。96年投诉人借贷2万元支付市场施工费未还上被起诉还5万元,东安法院执行局扣押了投诉人94年的67万元债权凭据,钱还完了,至今67万元债权凭证不给了,如今67万元的债务单位也没了。

  2017年10月31日乘十九大闭幕,学习落实、务实求真的精神,再诉求到国家信访局,请求牡丹江市政府补偿安置被拆的家具市场,但开发区12月18日一纸答复------无权处理。

  如今投诉人苦苦挣扎在蓝天黑土地上的牡丹江,回忆起招商引资,热情似火,酸楚20年谁理解? 4年囚禁谁主公道?补偿安置谁来管?

  投诉人;王泽荣牡丹江市东安区
  13694689638
  2018年1月5日
(责任编辑:哈尔滨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