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国际观察

自干五”进化史

2018-06-12 10:45编辑:哈尔滨新闻网人气:


  四川高校招募网评员的消息,让人们再次关注起网络上的一个群体—“自干五”。去年,周小平和花千芳进大会堂参加文艺工作座谈会,标志着“自干五”成为网络正能量的代表,得到了官方认可。近日,周小平又当选四川省网络作家协会主席,引发诸多关注。

  “自干五”总体上来说是一个网络用语,它的全称是“自带干粮的五毛”,但即便这么解释,很多不常混网络的人还是一头雾水,啥叫自带干粮?啥叫五毛?这还得从最初的起源说起。

  按照“自干五”代表之一花千芳的说法,最早意义上的“自干五”,在2000年左右就出现了。虽然这个说法有待商榷,但是进入新世纪后,网络舆论环境确实开始成熟。各大论坛建立,成为民众发声的主要场所,也成为网络上的主要舆论场。当时,较为熟知的论坛有天涯、凯迪、西陆、铁血等。

  在这些论坛中,对于政治、军事以及社会热点事件的讨论,往往会产生不同价值观的碰撞,其表现形式就是各种类型的“掐架”。这些“掐架”,没有私仇,多是公怨—大家对国家的发展路线产生了分歧。

  比如说,2004年左右,天涯的国际观察版就发生过一场规模较大的掐架活动,摇旗呐喊的主力是普通网友“王小石剑指天涯”和天涯版主“蟋蟀王”。“蟋蟀王”打出亲美的旗号,而王小石则喊出“祖国利益高于一切,不能亲美”。两派你来我往,用一篇篇文章做武器。最后,“王小石派”占据上风,“蟋蟀王”被赶下台,天涯国际观察版的风向也自此发生改变。王小石在微博时代也是著名的“自干五”。

  当然,在2010年之前,还没有“自干五”这个称号。当时混迹在论坛上的主要物种有:JY(精英)、愤青、网特、五毛、美分、带路党、公知等等。这些称号其实都是用来嘲讽对手的贬义词,在掐架中拿来给敌人扣帽子。“当时跟人家吵架,有些人对政府和体制不满,把我们国家的所有优点成绩都掐掉了,胡说八道。我们开始反驳,就有人骂我们是五毛,说我们肯定是拿了国家的钱。”花千芳说。在当时,这些人一锅乱炖大混战,谁也没有彻底占据上风,直到2008年,一个重要的拐点来临。

  2008年奥运火炬传递前夕,西藏发生了“3·14”。国外媒体如美国CNN、英国BBC等在报道中发表了大量不实言论。而随后到来的境外奥运火炬传递也遭到了分子的破坏,西方媒体一如既往地歪曲报道。

  这些都激起了国内外舆论的强烈反弹。首先是海外的留学生们看不下去了,他们开始,发起全球华人大签名抵制CNN等。当年的网络流行语就是“做人不要太CNN”。

  恰逢此时,一个特殊的网站横空出世,它就是清华毕业生饶谨建立的Anti-CNN网站。它最早的网页标题是:“西藏真相:西方媒体污蔑中国报道全纪录”,所以它算得上是民间成立的第一个辟谣网站,辟谣对象是西方媒体。

  该网站成立当天就收到上百封邮件声援,成立7个月,有近15万人注册,累计浏览量数十亿次。在它的努力下,部分外媒也撤下了不实报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将之定性为“中国各界群众对这种不负责任、违反职业道德的缺德报道予以自发的谴责和批判”。

  2008年9月19日,德国媒体《明镜》周刊在线刊登了题为《反德国媒体运动—“纳粹幽灵重现”》,暗示Anti-CNN版主“空气稀薄”是“五毛党”,被国家雇佣。虽然此时离“自干五”口号的提出还有两三年时间,但是被扣上帽子的“五毛党”,实际上已经相当于后来的“自干五”。

  到了2009年,新浪微博正式上线,吸引了许多公共人物入驻。一时之间,微博成为热火朝天的舆论新阵地。有一定社会地位和名望的公知、大V们,迅速聚集起一群追随者。而此时,原本在各大论坛内的五毛、美分、精英等的斗争,也转移到微博上来。

  来到微博,“五毛党”们辟谣的传统被保留下来,但矛头不再是外媒,而是上述国内的公知们。

  微博上著名的辟谣账号“公众人物言行观察”这样描写他们的“公知敌人”:“伪造媒体名人言论,伪造专家言论,伪造历史人物言论,伪造民国历史事实,伪造西方历史事实,伪造西方财政数据,虚夸西方正面现状,虚夸印度正面现状,看图说话编段子,悲情故事编段子,雷人语录编段子,夸大中国阴暗现状,无视甚至掩盖中国正面现状……然后不遗余力地传播之……标准:只要能诋毁中国就行。”

  而辟谣党们所针对的,也就是上述各种诋毁中国、抹黑中国的谣言。一开始的辟谣是网友自发的,出现了几个著名人物,比如窦含章、吴法天、点子正等。2011年5月18日,这几个人共同成立了辟谣联盟,他们是“被谣言恶心得感到痛苦的人”,“不计报酬、不辞辛苦,用自己的智慧与技巧”对微博上的谣言进行辟谣,“戳穿谣言,为真相服务。”

  辟谣联盟迅速聚集起一群辟谣党,与公知和精英开展了一场攻坚战。他们对谣言“甩干货”,让公知“啪啪啪打自己的脸”,斥责公知们的某些言行是为主子“洗地”。

  斗争白热化的标志是发生在2011年的一出戏剧性事件,那就是五毛党代表吴法天和公知派代表五岳散人,约了个架。

  五岳散人和吴法天积怨已久,这次呢,吴法天在微博上说五岳散人干了某件不光彩的事,五岳散人觉得自己受了冤枉又没法澄清,于是就打算跟吴法天正面真刀真枪地干一架。第一次约架,吴法天欣然赴约,约斗时间定在10月7日凌晨,地址是北京东三环的一个加油站。这俩人的约架引起众网友的围观,甚至都惊动了警方。但是当日,两人都声称到了地点,却都没有看到对方,架没打成。后来,五岳散人又约了第二架,这次吴法天临时放了五岳散人的鸽子。

  虽然这两个人自始至终都没见上面,掐上一架,但是这次事件起码表明,五毛党和公知派的梁子已经结得很深了。

  在五毛党和公知派的斗争中,五毛党们觉得名不正言不顺。“没人给我五毛呀,这就是我们想说的话。”花千芳说。辟谣联盟的主要人物点子正当时被人肉出新华社背景,被骂为体制内的五毛,点子正说:“我虽然是新华社记者,但是新华社真的没有给我一分钱,所以我自称自带干粮的五毛。”

  这就是“自干五”的由来。点子正表示对“自干五”这个称号负责,自封为“自干五”主席,这个职位是一个调侃,他说欢迎其他人来竞选。

  “五毛们为政府背书,‘自干五’们为真相服务。聚似一团火,散如满天星。全世界‘自干五’大团结万岁!”点子正在一篇博文中写道。

  “自干五”的名词被提出后,并没有建立有效的组织,它更像是一个身份认同,性质相似或相同的爱国行为,被统一到这面旗帜之下。

  很多网友开始认可“自干五”这个称号。网友“西征木兰”说,与其说“加入”不如说“成为”。她的经历代表了很多“自干五”的心路历程。“初来到微博的时候,经常看到一些反映社会黑暗面和对政府不满的信息,当时对这些深信不疑,因为很多都是网民们认可和熟悉的大V。”西征木兰说。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发现了一条“点子正”发的辟谣微博,有图有真相地揭露了她曾经愤愤不平转发过的一条帖子。“从那之后,我发现之前转过的很多帖子都是谣言,当时感觉很愕然,之后,发现了越来越多的类似情况,歪曲历史啦,辱骂开国领袖啦,造谣政府等等,就觉得自己应该尽一分力量,在网络上多传递些正能量。”

  志同道合的人越来越多。Anti-CNN网站此时早已变身成为时政军事网站“四月网”,四月网的同志们被称作“四月青年”,他们很多人在微博上标有统一的前缀“ac”。另外,还有一支风格鲜明的队伍,叫做“七字党”,他们跟“钓鱼党”颇有重合之处。这些人的微博ID统一为七个字,如“不近女色克林顿”“忠贞报国汪精卫”等,自带嘲讽色彩。他们乐于编造投公知所好的虚假信息,被公知转发后再站出来打脸,经典案例如“八尺协议”,“九三一大海战”等,这是一支剑走偏锋的“自干五”队伍。

  其实到2012年,辟谣联盟微博已经不再更新,现在一些辟谣主力人物如尼德兰苹果、窦含章等也早已退出微博,再加上国家加大了对谣言的治理力度,抓了秦火火等人,最热的那阵辟谣风已经过去。

  但是“自干五”的队伍还在壮大中。点子正说,虽然现在队伍已经分化,但是遇到重大问题还是会重新聚到一起。

  另一方面,除了辟谣之外,“自干五”们还热衷于“传递正能量”。比较典型的是一些军事作品,比如逆光飞行的《那年那兔那些事》,野风之狼的《小白兔的光荣往事》,都形成了特殊的爱国圈子。

  最近,“自干五”又分化出一支更加激进有冲劲的队伍,叫做网络义勇军,他们是自觉自发干掉第五纵队的“自干五”。他们响应国防大学教授、著名军事专家戴旭的号召,加入网络舆论战,“捍卫网络上甘岭”,与意识形态领域的错误思潮作斗争,打击“第五纵队”。《中国网络义勇军进行曲》里唱到:“我们是万众一心威武无比网络义勇军,狠批汉奸,猛揭国贼,痛批水军。”

  点子正认为,“自干五”是中国千百年来爱国力量的延续,是新时代爱国精神的别称,只不过这个时代被叫成了“自干五”。

  “我们要把所有的爱国青年,军粉,钓鱼党,七字党团结起来,一起做事情。”点子正说,“爱国最大公约数,自觉自发‘自干五’。”

  2014年10月,习大大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邀请了两个“自干五”代表,周小平和花千芳。此后,“自干五”成为一个热点词汇。

  本来是草根网友的组织,现在政府开始出手为之点赞,《光明日报》、《解放军报》、《环球时报》等党媒,纷纷发文肯定“自干五”,称他们是中国好网民,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坚定践行者。

  比如政府方面,国新办就曾要求所有干部要做“自干五”—“自愿多干五小时”。“自干五”自此似乎带上了一些官方色彩,除了花千芳和周小平,还有更多的“自干五”进入到官方视野中。比如“我和国旗合个影”的“自干五”雷希颖,做客中国青年网,讲述“青春路上好故事”;发起“为中国点赞”活动的浙江台州民警“椒江叶sir”,作为五四优秀青年,受到了李源潮的接见。

  这也引起了“自干五”内部的争论。西征木兰认为这是好事,“自干五”是松散的群体,一种爱国现象的代名词,而不是一个组织,其发展不是取决于某个人或某几个人的表现。

  点子正也表示:“很多人不理解我为什么支持周小平,我不是支持他个人,是支持话语权,他们的出现是好事,表明官方开始重视舆论场了,希望通过包装或者扶植一些意见领袖来引导舆论,我认为这是一种进步,我们要看到政府的进步。”

  不过,他也认为,“自干五”的力量可贵之处在于,不是官方让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而是要根据实际情况来说。“比如说如果花千芳出现笑话,我们还维护的话,那我们就不叫‘自干五’。”

  而花千芳进入大会堂后,最大的感触是,“这起码不是一件丢人的事了。”以前好多人认为当“自干五”丢人,是“吃大白菜的命,操中南海的心”。

  花千芳还说,被拱到这个位置上,实际上更加影响生活。他现在还在老家种地,去年10月1日早上五点多就下地弄玉米了,干得正来劲。到上午10点多,他停下来歇了一下,在田垄上打开手机一刷,发现香港发生了占中事件。于是他赶紧把农具扔了,跑回家去写东西,传递正能量。(来源:齐鲁晚报)

(来源:http://www.olojia.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哈尔滨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哈尔滨新闻网,转载请必须注明:哈尔滨新闻网,http://www.olojia.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印度武器有多少是买的,看看就知道了。

印度武器有多少是买的,看看就知道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