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莲蓬鬼话

师傅要是被抓了他的佛牌你还敢买吗?

2018-05-28 15:26编辑:哈尔滨新闻网人气:


  5月24日一早,泰国军警联合对曼谷3座名寺及佛统府1处寺庙进行全面突查,在曼谷金山寺、Sam Phraya寺、Samphanthvongsaram寺内,先后逮捕了5名涉嫌挪用寺庙资产的高僧。

  最令舆论哗然的是,著名的金山寺住持西提,被查出拥有10个银行账户,总存款达1.3亿泰铢(约2600万RMB)!

  不要看名字一样,这曼谷金山寺在泰国的地位,远远超过咱们法海的金山寺在中国的地位。

  这个庙子,在却克里王朝开国君主拉玛一世时期建造,直到拉玛五世时才完全修缮完成。寺内供奉着全泰国最大的铜制佛像,以及货真价实的“佛祖释迦牟尼佛舍利”。这座寺庙是曼谷的名胜,皇都的制高点,更是雕刻在泰铢硬币背面的国家标志性景观。放在欧洲,不算西敏寺,也算圣母院,地位相当崇高。

  寺中的僧人最后一次见到这位住持,是在周三下午。当时西提住持说是要去“查看寺中建筑”,从此再没人见过他的身影。

  伊沙拉僧人,1956年出生,20岁出家为僧,后还俗参军,1983年再次出家。1989年他在佛统府辉煌区(不是曼谷那个辉煌)建立寺庙,担任住持,10年后破格升为辉煌教区主席,但是由于财务问题,他任内遭遇了数年的反对,他最终只能辞去了这一职务。

  再一次回到公众视野,是在2013年前副总理素贴“反英拉大游行”当中。伊沙拉旗帜鲜明地反对英拉政府,不遗余力地参与反对派推翻英拉的“曼谷封城”行动,一度成为黄衫军领袖人物。军方政变上台后,他又立场坚定地攻击亲他信的法身寺住持和代理僧王,成为了当时泰国新闻里上镜率最高的“造反派政客和尚”。

  59岁的伊沙拉在凌晨6:00被警方入室逮捕,随后脱下黄袍,换上白衣,强制还俗。他面临的罪名倒不是贪污,而是在2014年反英拉运动中“抢劫”、在示威中盗用皇家形象、非法拘禁政府官员。

  一个以“反英拉”而著名的僧人政客,居然在“反英拉”的军政府执政期间,被以当年“违规反英拉”的理由而抓起来了?

  最后,一众寺庙住持被捕,国家级名寺住持潜逃,叱咤风云的“政治和尚”成为阶下囚。

  这种人还能称之为僧人吗?都不知传出几次丑闻了!早就该全抓去勒令还俗了,如今的一些僧人真不知该如何膜拜了!

  希望真的严惩吧!阿弥陀佛!不要受这群人所影响!这样佛教才能发展壮大,没有污点!

  这些人怎能称之为僧人,有哪儿的僧人会破戒、做出这种事?僧人应该遵佛祖教诲、守戒律!但这些人是用会场来做生意吗?

  我觉得这是一场游戏!主题是“崇尚佛法”,一次为了掩盖想大选人民的呼声!没什么,到最后,政府会搞定大选的事,这些个僧人都会回归自由,顺利过关的!

  一年前法身寺事件,一目了然。法身寺是他信的盟友,代理僧王是法身寺的盟友,于是军方在伊沙拉僧人等反对派僧人的支持下,收拾掉佛教界的“亲他信势力”,并换一个僧王上台。打完收工,一切尽在掌握。

  但是金山寺,并没有显著的政治倾向,除了英拉经常在金山寺烧香拜佛之外,暂时找不到两者之间存在内在联系的证据。而伊沙拉更是“反英拉功臣”,与他信不共戴天,军方为什么要收拾他呢?

  1.这是泰国政府在大选前夕积累政治资本,震慑宗教势力的行动。让百姓看到军政府雷厉风行的成就,也让宗教界感受“逆我者亡”的畏惧;

  2.宗教界的内斗,以及政府对宗教界的改造,还未彻底完成。金山寺敛财无度,伊沙拉四面树敌,于是成为宗教界继续革命,持续洗牌的对象;

  有人说清洗就是清洗,也有人说清洗只是“权斗”——然而无论清洗本身的本相是什么,一旦清洗开始,便总有人要出局。

  平静之时,一团和气,尖锐之际,你死我活。在格局剧烈变动的时代,“熟透的果子”往往率先被吹落。在泰国僧侣委员会内部的派系演变中,总有不合时宜的人要为新来者让路。

  那些自身把柄一抓一大把的贪腐者(如西提),最容易被选中;为了个人野心而不惜子弹上膛引狼入室的“带路党”(如伊沙拉),则最容易被忌惮。

  在贪婪与疯狂的身边,谁都害怕会被咬上一口。因此在重塑和维稳的前提下,这两种人是最早的祭品。

  泰国佛教,源远流长,根正苗清,世界闻名。现代泰国更以国家君主为教宗,奉佛教文化为核心,全国3万寺庙,500000僧侣,人口中95%是登记在案的佛教徒。

  僧伽团体不断扩张,最终形成了重床叠屋的佛教“教会体系”。泰国佛教僧团如同一个巨大的政治经济实体,从地方,到中央,各级僧侣委员会结合管理运营机构、参议决策机构、司法执行机构于一体,不受地方世俗权力干预,自我管理,自成一格。

  名义上,佛教不干政,不敛财,不对世俗权威进行依附或挑战;而世俗政府也给予佛教团体最大程度的独立性,国家对僧侣内部的“民主决策”只有认可的权力,没有干预的权力。

  但是说实在的,谁不知道这些“高僧”,以及他们身后黑压压的信徒,像企业一样富得流油的寺庙,是一个必须争取的力量呢?

  而又有多少个寺庙,多少个住持,能够在金钱的诱惑,权力的招揽面前耐得住寂寞,不去趟一把浑水,赌一把输赢呢?

  病因,不是教义的偏颇,不是信仰的蜕化,更不是多做一个佛牌少刺一个纹身的问题。而是整个庞大古老的教会,已经太久没有被外界的阳光与空气所吹拂照射。

  它已经被保护得太久,当民众和警察无法撼动它分毫时,只有最高权力能够有能力与其讨价还价。

  而最高权力未必对佛教的清廉真的感兴趣。掌权者与它媾和,它便愈发腐朽;掌权者一旦翻脸,它便丑态百出。

  当僧人自愿成为权力的棋子,他便飞黄腾达;当权力自己也觉得僧人是个“不稳定因素”,他便被弃如敝履。

  老汉来自一个相当具有“佛系氛围”的家庭,老汉的父上大人是一个看佛经比看《毛选》多得多的老员。在家庭的熏陶下,我对佛教有着天然的尊敬和亲切感,要是哪天突然让我去给某个活佛当秘书,我估计能写出好几本《阿弥陀佛么么哒》。

  倘若世界各大宗教创始人某天集体复活,我也一定会选择追随那位善良的尼泊尔小王子,而不是某巴勒斯坦的木匠,或者某沙特阿拉伯的牧羊人。

  但是,在泰国这些年的所见,以及中国的那些年的经历,最终让老汉认识到了一个沉痛的真相:

  一个人或许可以成圣,一群人却永远无法封神,如果没有外在的制约,缺乏有效的监管,无论再严密的组织,再神圣的血脉,再超然的灵性、再古老的箴言、再革命的传统,最后都会在权力与金钱的侵蚀下,一点点地走向腐朽,归于崩坏。

  只知围绕在“神”周围的人,与他们手中那些据说注入了“法力”的草木金石一样,是靠不住的。

(来源:http://www.olojia.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哈尔滨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哈尔滨新闻网,转载请必须注明:哈尔滨新闻网,http://www.olojia.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太恐怖了!网曝泰国佛牌用尸体油及魂灵制作(图

太恐怖了!网曝泰国佛牌用尸体油及魂灵制作(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