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百姓声音

进京游客被当访民遣返 3年后父兄被控勒索政府(图

2018-04-11 18:49编辑:哈尔滨新闻网人气:


  2011年9月,赵志斐被误当访民遣返。他躺卧街头的照片,被公诉方指为敲诈勒索的摆拍。

  “进京游客被当访民遣返”,3年后父兄被控勒索政府;15万元“封口协议”呈堂

  2009年9月,河南省伊川县人赵志斐以游客身份进京,为了省钱,夜宿四路通附近一家地下室旅馆。与其同住的,则是5名洛阳老乡。5名老乡都来自洛阳市古城乡焦屯村,都是让当地政府头疼的上访者。睡至半夜,6人被一群穿迷彩服的男子叫醒,后押送回洛阳。

  途中,赵志斐遭到押送者的殴打,头腹部等部位受伤。回到洛阳后,当地信访部门才发现误抓了赵志斐,就把他丢弃到了雨中的道旁。此事曝光后,洛阳市对6名官员进行了纪律处分。赵家也很快在媒体上噤声。

  3年以后,赵志斐的父亲和哥哥在洛阳下辖的嵩县法院受审,他们被控利用赵志斐被误抓一事恶意炒作,敲诈勒索了政府15万元。两人则否认收过这钱。

  33岁的赵志斐无论面对警察,还是面对记者,都不想再说什么。洛阳市公安局古城分局2014年1月23日,曾以涉嫌敲诈勒索罪讯问了赵志斐。笔录显示,他所有的回答都是“低头沉默”。讯问完毕,他又拒绝在笔录上签字。

  10月31日晚9时左右,对赵志斐父亲赵京朝、哥哥赵志辉的一审开庭结束后,赵志斐在法庭里大骂一句,一群法警听到后,追了上去。不过,这次赵志斐没有再被抓住。在亲属们看来,赵志斐在经历了3年前的北京之旅后,明显内向了很多,大脑也显得有些迟钝。

  64岁的赵京朝则一直为3年前的心软痛悔。当时,赵志斐被政府雇佣的黑保安误作上访者遣返殴打的新闻,连续几天都是网络的热点。为了“顾全大局,照顾洛阳形象”,赵家放弃了在媒体上对政府的追问。让赵京朝想不到的是,3年之后,他却要坐在被告席上再重温这一事件。

  伊川县检察院起诉书称,2011年9月16日上午,赵京朝小儿子赵志斐在北京被误认为非法上访人员从北京遣返回洛阳,后经洛阳市公安局古城分局(当时为派出所)、洛龙区古城乡政府甄别,当日下午5时许,古城乡政府工作人员将赵志斐送至洛阳新区英才路人工湖附近让其自行离开。

  2011年9月19日,赵京朝、赵志辉利用网名“飞雪夜归狼”,在天涯论坛“天涯杂谈”、“百姓声音”板块分别发帖,夸大赵志斐受伤的情况,给古城乡政府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为使赵京朝、赵志辉不再继续发帖报道,消除影响,洛阳市洛龙区古城乡政府向赵志斐、赵京朝支付现金15万元。

  检方向法院提交了一份协议书和一张收条。协议书分甲方乙方,乙方为赵京朝与赵志斐,甲方为古城乡政府。该协议书称,“古城乡政府自愿补偿赵志斐壹拾伍万元整。本补偿为一次性补偿,包括医疗费、交通费、营养费、误工收入及今后治疗等一切费用”。

  作为回报,“赵志斐本人及家人保证不接受媒体和网络采访,不发表负面言论,尽可能消除对洛龙区及古城的负面影响”该协议下方,没有甲方古城乡政府的签章,却有“赵京朝”与“赵志斐”的签名。同样的签名,在卷宗中一张15万元的收条上也可以看到。

  在10月30日庭审中,赵京朝称涉案网帖都是自己撰写并发送,与天涯ID“飞雪夜归狼”的注册人 其大儿子赵志辉无关。赵志辉也表示自己对该帖一无所知,虽然“飞雪夜归狼”为其注册,但除了他本人,很多亲友和网友都掌握他的密码。

  登录天涯也可以发现,“飞雪夜归狼”最新的一次登录时间为2014年7月5日。而早在2013年9月13日,赵志辉就被洛阳伊川县公安局以涉嫌贷款诈骗罪刑拘,之后,他又被指控5起敲诈勒索罪和2起诽谤罪,一直呆在看守所内。

  而弟弟赵志斐被误作上访者遣返一案,则是赵志辉被指控的5起敲诈案之一。只是在此案中,父亲赵京朝成为了他的同案人。

  案卷中,一份署名为“古城乡信访办”、日期为2011年9月16日的证明称:该年9月15日,古城乡焦屯村村民王海军组织焦屯村村民李朝顶、关六娥、司马松枝、焦庆周、赵云龙等人到广场非访,被北京公安查获并将其六人遣返,要求公安依法进行处理。

  在这份没有盖章的证明中,所谓的“赵云龙”就是赵志斐当时借用堂兄证件的姓名。事实上,3年前经媒体曝光后,洛阳市官方和洛龙区信访部门公布的调查情况也显示,“查获”上述6人的,并未北京公安,而是洛龙区信访局雇佣的保安公司。

  时任洛龙区信访局局长的薛利英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证实,当时该区信访局驻京人员刘洪周接到保安公司电话,称该区有人上访,被他们安排到一个宾馆里,是否需要送回。刘洪周让对方发送来上访者的姓名和证件,经核实后,不能肯定“赵云龙”的身份,但感觉比较熟,就让报案公司顺便送回。

  10月31日的庭审中,公诉人没有提及赵志斐被保安公司强行控制,并遣返洛阳一事的性质,而是援引卷宗中同行上访人和接诊医生的证词,称赵志斐只是“轻微伤痕”,并非“飞雪夜归狼”网帖中所指的重伤昏迷。赵志斐的裤子,也只是在押送人员抬起上车时,争执过程中划破所致,并没有网帖照片中烂得那么厉害。

  公诉人援引上访者焦庆周2013年9月13日的询问笔录,称在新安县高速路附近,赵志斐下车解手想逃跑,“北京的人追上他,结果北京的人和那个男子(即赵志斐)发生争执,打了他几下”。11月3日晚,焦庆周却告诉南都记者,他从未表述过“北京的人”,而一直说是“黑保安”,他们打赵志斐也并非“几下”而已,而是用肘部猛击赵的头部,赵马上就躺下了。

  查看焦庆周笔录可以发现,焦在询问完毕后,因眼花看不清笔录,就由侦查人员念了一遍,焦签了一句话,“以上记录已经念给我听,和我说的一样”。

  而另一同行者李朝顶的询问笔录则称,赵志斐在北京上车时拒绝交手机,被保安们掐着脖子,到了新安县又被打了一顿后,一直歪靠在车上不说线日入住洛阳市中心医院的诊断证明,公诉人也提出意见,称赵志斐被诊断的“闭合性颅脑损伤、全身多发性软组织损伤”,并疑有“闭合性腹部损伤”,伤情都不严重。头上起一个包,也可以成为“闭合式颅脑损伤”,腹部受伤只要没破开,也可以说是“闭合式腹部损伤”。

  赵京朝则反驳说,赵志斐被黑保安非法控制人身自由,又遭毒打受伤,被送到古城乡派出所后,政府和警方不送医、不救治、不通知家属,在其无法自立行走的情况下抛于路边,都是事实,洛阳市中心医院对他全身伤痕的诊断,都是事实,并不存在夸大的成分。

  不过,根据证人焦庆周和任彦信等人的证言,赵志斐在英才路人工湖被放下后,焦庆周曾托任彦信将他带到任开的烧烤店内歇息。之后,赵志斐不辞而别。“飞雪夜归狼”发帖的附图,应为赵志斐离开烧烤店后,又返回现场的摆拍。

  事实上,在当时,南都记者也曾问过赵家这个疑点,对方的解释是赵志斐被乡干部丢弃在雨中是事实,家属赶到洛阳后,就让他回到现场拍照,以便在网上维权。

  “封口协议”真伪辩争控辩双方争论的焦点,集中在涉案的协议和收条上。控方出示原古城乡多名乡干部的询问笔录和情况说明,称9月26日,在伊川县阳光假日酒店,乡干部杨启、董献伟和刘俊涛将15万元现金交给赵京朝等人。乡干部董献伟还表示,赵志辉告诉他们,不但正在报道的媒体在关注此事,他还喊了其他媒体前来洛阳参与报道。

  但乡干部的笔录中出现了不一致的地方。董献伟称当时他在酒店内见到了赵京朝父子三人,并与赵京朝和赵志斐签约。而自称与其一起谈判的刘俊涛则在笔录中称,他们在酒店内见到了赵京朝和赵志辉。赵志斐的签字则是在赵京朝签字后,他和赵志辉到赵志斐家中找后者签的。

  赵京朝当庭指出这个矛盾之处。“我根本没有跟这三个人谈判过,也没有见那15万块钱。”赵京朝说,他对三人毫无印象。因为赵志斐的遭遇被媒体曝光后,赵家每天都要接待很多说情的领导,绝大多数他都不认识,也无法核实其身份,印象中从未见过洛龙区和古城乡的领导。

  在此前的庭前沟通中,赵京朝要求对协议书和收条上,“赵京朝”的签名进行司法鉴定,并书写了不少好几张签名做鉴材使用。因为赵京朝此前做过律师,曾在嵩县法院代理过案件,嵩县法院就提取了他此前在其他案卷中的一些签名,经上海一家司法鉴定机构鉴定,认定协议书和收条上的签名,与赵京朝的签名一致。

  庭上,赵京朝就该司法鉴定的公正性和真实性提出质疑。审判法官则代表嵩县法院,就提取鉴才的方式,鉴定机构的选定过程,鉴定机构的资质等,一一回复了赵京朝。

  据赵京朝称,当时,洛阳市官方找了很多人到赵家说情。“他们求我维护洛阳形象,以大局为重,不要把事情扩大化,我心软之下,就答应了他们。”赵京朝说,赵家当时没有把此案一追到底,甚至连赵志斐的伤情鉴定都没做。

  “别说我没见这15万,就是线万,也是我们应得的赔偿。”赵京朝说,他和家人当年拒绝了很多家媒体的跟进采访,也没有再要求追究黑保安和截访官员的刑事责任,现在看来是“一个天大的失误”,“做梦也没想到政府会秋后算账。”

  在3年前,洛阳市洛龙区信访局和古城乡政府共有6名官员遭受党纪政纪处分。其中,时任古城乡信访办主任杨启被撤职。11月3日下午,杨启在新单位内告诉南都记者,3年前,他和同事交给赵家15万元,以换取对方不接受媒体采访一事确实存在。但他和同事们都没有报案。到了2013年9月,警方人员找到他,说赵志辉犯事了,要重查此案。杨启就把协议和收条从单位档案中翻出。

  “原件他们现在还没还我。”杨启说,办案人员在案卷中标注协议书和收条为“杨启交来”并不属实,“是他们主动找我要的”。

  被刑拘的镇干部赵志辉在警方找杨启的前一天,2013年9月12日下午,赵志斐哥哥赵志辉在伊川县家中被警方围困3个多小时后,被警方以拘传名义带走,当时并未明确案由。

  伊川县公安局的扣押清单显示,警方于当天带走了赵志辉的电脑主机、手机、相机和大量文书材料。一两天后,他因涉嫌贷款诈骗罪名被刑拘。随后,警方主动出击,至少立案侦查了他7起涉网公诉案件,其中5起敲诈勒索,2起诽谤。

  在赵志辉被抓前3天,伊川县江左乡访民智麦闹携带危险品上访,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刑拘。赵志辉得悉此事后,先是发帖,被删后又找媒体记者报料。据他的朋友称,在接到洛阳警方的警告后,赵志辉置之不理。让亲友感慨的是,赵志辉是伊川县水寨镇的镇干部,以前也曾驻京截访过。至今,网上还有帖子投诉他曾殴打访民。和赵志斐被遣返殴打案一样,那起案子也很快不了了之。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哈尔滨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哈尔滨新闻网,转载请必须注明:哈尔滨新闻网,http://www.olojia.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两会声音:听听百姓的新期待

两会声音:听听百姓的新期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