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百姓声音

王者荣耀威力巨大的女人在历史上亦超强男人办不到的事她办

2018-04-09 11:30编辑:哈尔滨新闻网人气:


  巨痛,貂蝉努力睁开眼,一群蓬发垢面的人围着她,如同一群孩子看躺在地上的毛毛虫。

  “姑娘身上好香啊。”老董咧开嘴,露出残缺不齐的牙床朝貂蝉凑过来,失去的牙齿大约拜赤兔那一脚所踢。

  独耳刷的一下拔出刀,朝着貂蝉走过来,貂蝉挣扎着,而手上的绳子绑得太紧,根本无法抽出手。刀刃递到了眼前,“丫头,你的马吃干净了,现在轮到你了。”

  貂蝉闭上了眼,我还没有杀死董卓,我……我还没有找到傻子,傻子去了哪里?他不会傻的被人卖了吧。

  貂蝉睁开眼,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太阳西斜,从烧掉一半的屋檐照进,打在一个身影上。那人的面目隐藏在背光的黑暗中,身子却被夕阳渡上了金边。

  独耳踉跄着倒在地上,奇怪的是他没有出言不逊,甚至呆在原地,肩膀微微发抖,似乎极为恐惧。

  那个身影走了进来,貂蝉这才注意到,这里是一处宫殿的废址,殿顶被烧去了一半,数围粗的柱子倒了一半,剩下一半的顶端也被火烧得发黑。在前方的大殿中央,还有一张发黑的大榻。

  “是你!”貂蝉叫出声来。眼前竟是抢他大饼的小孩,只是刚才他站在高处,又背着光,竟然让人产生是一个成年人的感觉。

  不到一会的功夫,那些大饼就被分食得连渣都不剩,貂蝉感觉手上一松,她试了一下,手上的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貂蝉手撑地站了起来,诧异的望着小孩。

  小孩毫不理会貂蝉,自顾自坐到了中间的床榻上,轻轻咳嗽了一声,殿内的人醒悟过来,纷纷朝向小孩跪了下去。

  喊得乱七八糟,如同菜市场叫卖鸡蛋鸭脯的声音,但每个人的身子都趴在地上,丝毫不敢乱动。

  貂蝉朝座位上的小孩看去,这才发现,那床塌异乎寻常的大,后面有火着过的痕迹,但依稀可见上面腾飞的龙形,这是……龙塌!

  “你们也陪他玩啊。”貂蝉看着四周跪着的人,哈哈笑出声来,“天子跑了,你们在这里占山为王?好,我也来演!我演太后好不好?”

  貂蝉无论如何是躲不开了,却突然感觉腰间一紧,一股力量传过来,将貂蝉从剑光下扯出。

  “咦?目!”那剑客又喝道,手中的剑如一条毒蛇般,直朝貂蝉的眼睛刺了过来。原本此人递招之前,必先喝出自己要攻击的地方。

  貂蝉听父亲说过,这是儒林剑士遵守的剑规。心中有规矩的人再恶也有边际,看来,对方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徒。却不知道为什么一出手就下杀手。

  未及细想,那剑已到了眼前。貂蝉只好用力一蹬,身子急退,那剑似乎更快,仿佛不是它追着貂蝉,而是貂蝉在引着剑走。就在此时,貂蝉的手上摸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来不及细看,貂蝉抓住了往前一架,锵的一声,火光四射,原来是一把刀,刀口被剑砍出一个小缺口,但幸好保住了性命。

  貂蝉这才看清楚攻击她的人,一个满脸胡须的老人,双眉斜挑,两眼瞪圆,鼻尖成沟如同巨枭。看上去起码甲子年纪,但手上却极为健捷,一击不成,一剑又递了过来。

  “手!”老剑客喝道。剑朝貂蝉的手削了下来,貂蝉连忙侧身,也学着剑客喝了起来。

  “剁你的屁股!”这是貂蝉喊的啦,两人在殿中一来一往,不知道打了多少回合,貂蝉却不愿意打了。她总觉得这个老剑客有些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一般。

  “许先生,罢手吧。”那小孩说道,刚还凶神恶煞般的老剑客竟然乖乖的将剑还鞘,站到了一边。

  许先生?貂蝉看看老剑客,越发觉得对方面熟了,当貂蝉把他脸上的大胡子过滤掉,她终于想了起来。

  “何叔叔!”貂蝉喜出望外,她记起来了,前面的老剑客是父亲的至交何颙,当年父亲跟何颙一同游学洛阳,显名太学,又因参与诛阉事件,俱遭党锢,何颙被阉党悬文缉拿时,曾经在貂蝉的别院呆过一段时间。不过,那时候的貂蝉才十岁出头,难怪何颙认不出貂蝉来。但貂蝉却记得何颙的剑术,那出招必喝破自己下一招的儒林剑士。

  貂蝉突然想起,兄长们回来时曾说起这位何叔叔,他在长安跟颖川荀爽密谋刺杀董卓,事败后被董卓抓起来拷打至死。

  这一下,四周的人都愣住了,他们没想到这个抓来的姑娘跟何颙竟然相熟,连龙榻上的小孩都露出诧异的表情,但故人他乡相遇,小孩也忍住了没打断。

  貂蝉简略说了父亲去世的事情,何颙咬牙拍掌,猛不得董卓就在他手心,被他一下拍成薄饼儿,“迟早有一天,手诛了这董贼。”

  龙榻上的小孩轻咳了一声,似乎对两人只顾着叙旧有些不满了。何颙连接将貂蝉引到前面。

  “怎么不是?”刚还跪着的老董麻利的站起,一溜烟跑到貂蝉面前。“姑娘,你有所不知,这位就是我们的大汉子,如假包换。”

  何颙瞪了一眼,老董才意识到如假包换这个词用在皇帝身上太不敬了,但何颙也没有继续出声,老董也巴不得有机会表现一下,涛涛不绝的跟貂蝉介绍起来。

  照老董所说,坐在龙榻上的这个孩子确是当今天子,董卓烧洛阳驱百姓移都之时,天子藏了起来,并没有去长安。

  “他就是天子,那董卓把天子丢了,不来找吗?现在长安城里没了天子,百官不问吗?”貂蝉问道,董卓驱十万百姓移长安,文武百官愿意的不愿意的全都去了长安,为了驱赶这些眷恋家宅的洛阳居民,董卓不惜放火把洛阳给烧了,他怎么会漏掉了最重要的人。

  “哼,他巴不得陛下遇难,再也去不到长安。”何颙狠狠说道,看貂蝉一脸不解,他将貂蝉拉到一边。老董凑过来想听,何颙一瞪眼。老董老老实实退了下去。

  “所有的一切都是董贼的安排。”何颙说道,“现在长安城内,有一个天子,不过,那是假的。”

  “当日,我们只道董贼看中了天子的聪慧,也猜到了董贼要废帝建威,立帝建功,但没想到,董贼心中还窝藏着一个阴谋!”

  何颙压低了声音,却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概。貂蝉边听边琢磨,才算听明白了其中的原由,心中已经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

  原来,当日董贼在邙山下碰到回京的陈留王刘协跟少帝刘辩。董卓意外发现,陈留王刘协竟然跟他的一个孙子长得极像。

  一个大胆的想法顿时在董卓心中形成。废少帝刘辩立陈留王刘协,然后在合适的机会,将自己的孙子跟刘协交换,这样董卓的孙子就名正言顺成为大汉的天子。

  于是,董卓先是力排众议,愿冒天下之大不韪而改立皇帝,又要迁都长安,杀天子近臣,等等一切都是为了这个计划铺路。而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完成交换。

  董卓原本想在火烧洛阳时就杀死皇帝,只是当今的天子,也就是上面坐着的小孩自幼生长在纷争不断的宫中,对危险似乎有一股天然的警觉,在董卓动手的前一夜,伪装成小太监逃了出去。

  现在长安城,坐着的皇帝正是董卓的孙子。而何颙正是发现了这一秘密,才跟司空荀爽等人密谋刺杀董卓,事败后,荀爽自杀,何颙被关,好在何颙交游广阔,又乐善好施,看管他的狱头曾经受过何颙恩惠,这才以性命为赌注,私放了何颙。

  何颙说道:“必须尽快将皇帝送出洛阳,董卓已经知道天子并没有死,四处派人打听天子的下落,只怕不久就要搜到这里。只是一路上太过危险……”

  何颙没有将话说完,貂蝉明白,这位何世叔怕是央求自己护卫皇帝,要是平时,看在何叔叔的面上,貂蝉自会一口答应下来,但眼下,自己还要去杀董卓,还要去找……

  貂蝉朝龙榻上的小孩,也就是汉室天子望了一眼,小孩抿着嘴,透着一股子倔强气。

  老董的话音刚落,地上跪着的人群里突然跃起一个身影,寒光一闪,一柄大刀朝着何颙砍过来。何颙连忙把剑格档,对方在半空中生生一扭,猛的朝龙榻扑过去。那人竟然就是胆小怯事的独耳。

  “保护天子!”何颙喝道,突变让何颙有些手足失措,连忙把手中的长剑朝独耳扔了过去,独耳看也不看,刀往后一挥将剑击走,身子毫不停顿,如箭般朝龙榻上的天子扑了过去。

  “快救驾!”老董喊道,喊完这一句,老董快腿跑到一根石柱后面躲了起来。殿下的流民惊得四下逃散。

  等何颙追上殿台,冰冷的刀已经架在小孩的脖子之上,小孩却没有一丝的惊谎,只是冷冷说了一句。

  “哈哈,我当然知道,董太师密令,找到你的人,官拜将军,赏钱千万。”独耳颇为得意的笑道。

  貂蝉这才明白过来,给自己松绑,拉开自己,以及给自己送刀的怕就是这位独耳,大概是希望自己跟何颙打个两败俱伤,那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内了。但没想到,自己跟何颙竟然认识,又听得老董说天子要走,怕再也没有机会,这才拼命一搏,将天子控制在手里。

  “没错,你们识相的让开,要是因为你们伤了天子,可是诛三族的罪,哈哈哈。”独耳狞笑道,何颙握剑的手发拌,可终究没有上前。

  “我只要天子,放心,我不会杀他。”独耳说道,开始推着刘协往前走,突然啊的一声惨叫。

  刘协一口咬在了独耳的手臂上,独耳吃痛之下,举起手中的刀就朝刘协劈过去。何颙脸色一变,整个人扑上挡在刘协的面前,刀砍在何颙的肩上,刀身没入肩头。

  “劫杀天子,袁公路怕是没有这样的胆子……你是袁本初的人,他竟来弑天子!”何颙怒道,他跟袁绍意气相投,是为忘年之交,两人曾经共谋诛阉大计,董卓乱京,袁绍能够顺利出京,也是何颙暗中相助,袁绍在酸枣组十八路盟军,京内的消息也多是何颙送出去的。

  何颙抢攻了过去,他跟袁绍的交情极深,没想到袁绍竟然干出弑君的勾当,自己识人不明,还把大汉的天下寄望在他的身上,懊恼之下再也不留后手,尽是拼命的招法。可这一下,倒失了胜机,何颙用的是儒林剑法,胜在礼道,一招一式,以礼为先,剑不使尽,不露杀机。可这一下诛人心盛,剑下已经乱了章法,没刺着独耳,自己倒差点吃大亏,再加上肩上的刀疮崩裂,一下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呵呵,闻名天下的何颙不过如此。”独耳冷笑着,挥剑朝地上的何颙砍去,咣当一声,两刀相撞,独耳的刀被弹开了。

  “要不我们合作,拿下皇帝,得到的赏钱,我们平分。”独耳指着上面的刘协,“他跟你无亲无故吧。”

  “好,今天就先放过你们,放心,袁将军的兵马很快就到。”独耳拱刀后退,退到门口,看貂蝉并没有追过来的意思,转身跳跃而去。

  鲜血从何颙的伤口流出来,貂蝉连忙用手捂住伤口,可何颙的腹部也开始渗出了鲜血,貂蝉小心的掀开血色的衣服,一个恐怖的伤口露了出来。

  “那快想办法!你们会懂医术的没有!”貂蝉朝殿中的流民喊道,众人摇了摇头。

  “朕懂医术,但朕说了,没用的,董卓刺客的兵器有毒,如果静养,还有生机,但刚才……”

  “保护天子,护送天子到东郡,曹孟德在东郡,汉室崩离,匡扶汉室,保护陛下安定天下之人,只有他了。”

  “可朕能做的只有这些了。”刘协说道,至始自终,他都没有流露出一点伤心,也没有恐惧。

  “那就是了,我又不是你的官员,凭什么听你的。”貂蝉说道,她对汉家的皇帝可没有什么好印象,父亲就是被这位天子的父亲禁锢终身,要不是父亲有些声望,说不定连家都要被抄了。

  貂蝉笑了笑,有点想摸对方头的冲动,最终还是忍了,虽然是个孩子,但毕竟是天子啊,不要把当他孩子看,貂蝉在心里告诉自己,然后说道:“可我不需要你。”

  “你?”貂蝉笑了,她走到刘协的面前,蹲了下来,“你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藏起来,你就当自己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这样你或许还能活得长一点,也不用害死别人。”

  貂蝉脱口而出,说出来才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他只有十岁,如果在寻常人家,还是需要呵护的对象,但生天帝王家,权利的绞杀早就把他的幼年给抹去了。

  “董贼也是这样想的,我要是躲起来,正中了董贼的计。我不能躲起来,我要让天下人知道,长安那个是假的。”

  貂蝉有些明白了,这个小孩有着超出年龄的成熟,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让这些流民相信他就是天子,显然,他丝毫也不想隐藏自己的身份,反而大张旗鼓在这废殿中称寡道孤。这样虽然危险,却能吸引天下人的注意。他怕的是默默无闻的死去。

  “我不怕,汉室四百年天下,我不信没有一个忠臣来保护朕。”刘协斩钉截铁说着,望着四周的流民,“你看,这些人都是我的子民,都是愿意付出性命保护我的人。还有何先生……”

  “你没答应?好,你看着何先生的墓,亲口对他说。”刘协往前走一步,指着刚刚垒就的坟堆。

  “我办不到”那四个字卡在貂蝉的喉间怎么也说不出来,这是何叔最后的一个请求,临死的一刻,他只记得身为汉臣的责任,自己如果拒绝,岂不是让他死不瞑目?

  “他们去干嘛?”第二天一早,貂蝉跟刘协准备出发,一群人跟了上来,其中就有那位老董,人群中还有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以及数个新的面孔。

  “他们都是我的臣民,我当然不能抛弃他们!”刘协义正词严说道。流民们纷纷点头称是。

  貂蝉苦笑着摇头,这一伙人,昨天还为了一口吃食拼命,现在就做起升官发财封妻荫子

  的美梦了。秘密大概就是这个孩子身上吧。貂蝉开始明白,为什么天下人都要围着他转了。

  “姑娘放心,我们不会拖累你的,我们可都是有绝活的。”老董说道,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张网,“这天底下,谁也逃不出我的网!”

  貂蝉这才明白昨天把自己网下来就是这位老董,貂蝉恨不得也把他网上,然后挂到树上晒一天,但现在既然是一伙的,就不好下手了。

  原来刘协除了何叔叔还有部下。貂蝉被其一个戴介帻的吸引住了,那人的左眼有一个十字伤疤。

  看貂蝉盯着这个人,老董连忙走上前介绍:“他啊,什么都不会。天见人可怜,让他跟着我们混个前途。”

  说完,老董附耳对貂蝉悄声说道:“貂蝉姑娘,千万不要盯着他的瞎眼看,会中邪。”

  “放屁,老子会观星望气!”瞎眼的人说道,“昨天我夜观天象,紫微星移,假天子擅坐禁中。”

  “这还用望?真天子在我们身边,现在长安宫里的当然是假货。”一个戴兜帽的人说道,声音极甜,她把兜帽取下来,露出一张俏丽的脸,那张脸就是国色也不过如此。

  “假的!”老董悻悻说道,“宫里出来的,袁绍杀太监时,不少没胡须的真男人都被砍了脑袋,就他这个真太监跟大姑娘似的,反而逃过了一劫。”

  “对啊,我是太监!”军娘嫣然一笑,貂蝉心里都动了一下,这世间竟有这般好看的男人。

  貂蝉这才明白,刘协并非一个人,难怪他一个小孩竟然还能让这么多流民相信他是帝王。

  原来说自己会观星望气的叫乌角,貂蝉想到,觉得刘协此举实在有些多余,从洛阳到东郡还有什么好看的,先往东北方向走,到达黄河后,沿黄河经河内到白马,再往前走一点就是东郡地界了。

  乌角先生应诺一声,三步并两步跑到了高处,朝着太阳的方向看了一下,小跑着下来。

  “往西?那走断腿都走不到。”貂蝉嚷道。乌角先生呵呵一笑,“昨天我打了一卦,得卦地火明夷,光明下沉,黑暗上浮,我们只有远遁,别无他法。”

  “又在装神弄鬼了。”老董凑了过来,“昨天袁绍的人跑了,肯定回去搬救兵,还用说什么地为明夷?”

  “我跟你说,那什么望气也是骗人的鬼话,袁绍在东,他的兵马当然也是从东边来的,我们要是直接朝东边走,不就直接撞到了他的怀里。对了,貂蝉姑娘,你用的什么香料,怎么身上这么香。”老董说着说着,就把鼻子把貂蝉身上凑。

  老董连忙摇头,“我们倒想吃,那马跑得太快,没拉着。我说,貂蝉姑娘,你别管马了,找到了也不是你的。”

  老董朝走在前面的刘协示意,刘协走的飞快,这片废城的每个角落,他再熟悉不过,翻过一段烂墙,带大家走到了一片开阔地,在厚重的灰烬下面,隐约可以看到一条路笔直向前,当是往长安的官道。

  “为什么?”貂蝉反问,继而恍然大悟:“要抢我的马,然后给他……给天子骑?”

  身后的人慢慢跟了上来,一男一女还有一个女孩。小女孩十岁上下,走路倒是一点也不娇气,脸上渗出一层细汗,却擦也不擦,直向前走。

  大人咧开干裂的嘴唇,“我不是她的爹。”停了一下,他补充道:“这女孩的爹妈已经死了。”

  貂蝉这才注意到,成年人面须干净,他是一个太监。而另一个妇女,看样子不像寻常村夫,大概是宫女吧。

(来源:http://www.olojia.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哈尔滨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哈尔滨新闻网,转载请必须注明:哈尔滨新闻网,http://www.olojia.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常言道医者仁心!

常言道医者仁心!



返回首页